图谋裁定香港(Hong Kong卡塔尔国的,有激进分子发起连接3天在Hong Kong国际飞机场举办

有激进分子发起一连3天在香港国际机场举行,港独,美国驻港总领馆负责人接二连三就香港事务发表一堆错误言论

龙8客户端下载 2

香港反对派借“修例风波”企图乱港的计划还在继续。

龙8客户端下载 1

龙8客户端下载 2

8月9日,有激进分子发起一连3天在香港国际机场举行“万人接机”的集会,但却未向警方申请,让社会对此感到担忧。有消息指出,早前的多起暴力事件,已对香港机场方面造成冲击,商铺也因旅客锐减而导致生意额大减。

8月7日,“港独”组织头目黄之锋在众港媒追问下,终于公开承认,他和其他“港独”分子在8月6日与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政治组主管Julie
Eadeh进行了会面

在乱港势力的背后,睁着眼睛说瞎话,昧着良心泼脏水,最为险恶的推力,毫无疑问来自——美国。

事实上自6月以来,激进分子不断用暴力破坏活动,玷污香港这颗“东方明珠”的国际形象。

事件得以曝光的起因是,有香港市民6日正巧在一酒店大堂碰见这一幕,然后赶紧用手机拍下后爆料给媒体。

今年3月以来,美国对香港事务的干涉从半遮半掩到毫不掩饰,迅猛升级。

整个事件的背后,到底是谁有这样的能力搅动全局?

黄之锋说,他和这位美国外交官讨论的内容有:企图制裁香港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美方不向香港警察出口装备等。

3月初,美国驻港总领馆负责人接二连三就香港事务发表一堆错误言论。

8月6日,“港独”组织头目黄之锋、罗冠聪等人,在金钟地区一家酒店与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政治部主管朱莉·埃德“密会”。这一幕刚好被香港市民碰见,并用手机拍下后爆料给媒体。

黄之锋等“港独”分子与美国外交官会面

图片来源/ 大公网 美国驻港总领事唐伟康诋毁“一国两制”语带恫吓

之后在媒体的追问下,黄之锋终于公开承认“密会”的事实,并称交流内容包括:企图制裁香港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美方不向香港警察出口装备等。

他们是否讨论了下一步乱港计划?岛叔不得而知。不过巧合的是,昨天黄之锋管理的“港独”组织就在社交网站发文,号召香港大学生发动“九月罢课”活动。

3月8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布朗巴克在香港外国记者会发表演讲,恶意攻击、诽谤中国宗教政策和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状况,这是美国人在策应支持香港反中舆论。

随后港媒曝出,朱莉·埃德外交生涯起步于美国国务院的对外心战部门,注重渗透当地社会,派驻中东时曾以人权及民主为由,策划颠覆活动。

在此前的7月31日,于团结香港基金午餐会上,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直接点明:香港的事态演变…种种迹象都指向台湾和美国。

3月中旬,美国国务院发表“2018年度国别人权报告”,部分内容涉及香港,再次策应干涉香港事务。

一方是“港独”分子,一方是颠覆专家,双方具体讨论的内容让人难以想象。而巧合的是,据香港《大公报》报道,昨日黄之锋管理的“港独”组织便在社交网站扬言,正策动9月罢课。

美国反华势力和台湾民进党当局是如何一步步介入香港暴乱的?暗地里的交易外界还不得知,但仅从公开报道中,已经可以略窥一二。

3月22日,美国国务院发布新一期《香港政策法报告》,打着人权和自由的幌子,妄议中央政府对港政策,无端指责特区政府依法打击“港独”

8月8日,外交部驻港公署有关负责人紧急约见美驻港总领馆高级官员,提出严正交涉,表达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要求美方就此作出澄清。

酝酿

3月下旬,“祸港四人帮”之一的陈方安生,就联同“专业议政”立法会议员莫乃光、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声称“应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邀请”,到华盛顿和纽约“唱衰”香港,更向美国“反映修例”一事云云。除了和白宫官员和参众两院议员见面外,美国副总统彭斯更临时与陈方安生“简短会面”,称“非常关注香港的人权及自由状况”,又扬言美国“完全有权过问”香港的人权和“一国两制”。

该负责人强调,中方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香港繁荣稳定的意志坚定不移,坚决反对任何国家、组织和个人以任何方式干预香港事务。我们强烈敦促美驻港总领馆人员立即与各种反中乱港分子划清界限,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自今年2月港府修订《逃犯条例》工作启动以来,美国国务院、国会、驻港领事馆、香港美国商会及其官员就不断发布各种颠倒黑白的报告、声明和言论。

美国副总统彭斯与陈方安生见面

其实关注香港局势变化的市民不难发现,这已不是外国势力身影第一次“接触”此次暴乱事件。反对派故意制造事端,抹黑香港形象,并勾结外部势力乱港的图谋已昭然若揭。

3月21日,美国国务院发表《2019美国-香港政策法报告》。报告开篇即指出:

4月,香港特区法院就非法“占中”案作出判决。美国驻港总领馆对此“表示关切”,声称“判决会损害特区基本法所保障的权利与自由”。

自今年2月港府修订《逃犯条例》工作启动以来,美国国务院、国会、驻港领事馆、香港美国商会及其官员就不断发布各种颠倒黑白的报告、声明和言论。

中国大陆政府执行或唆使了一系列行动,这些行动看起来与《基本法》以及1984年《中英联合宣言》的承诺不一致;

中国大陆政府干预香港事务的速度——连同香港政府保持和大陆政府一致的行为——在增长,加速了前几十年的消极趋势。

5月,香港反对派分子李柱铭一行跑到美国,请求美国迫使“香港特区政府撤回条例修订”。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专门会见李柱铭,并称对香港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表示关切,认为此举“威胁特区法治”。媒体报道,曾经在立法会内以主持身份去拖延、阻挠《逃犯条例》有关法案委员会开会的民主党涂谨申,更急急飞往美国“述职”,赶及向蓬佩奥“汇报”自己的议会工作。此行被称为“告洋状”,是乱港势力公然勾结美国势力干预香港事务。

2月底,时任美国驻港澳总领事唐伟康公然指责香港特区修例后,反修例活动随之升温。

在报告正文中,美国国务院把港府打击“港独”,引入“国歌法”,广深港高铁开通等事,统统作为香港“言论自由”侵蚀、中央扩大在港存在的证据。

6月,美国会众议长佩洛西竟妄称“香港的游行示威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3月23日,香港几名反对派人士赴美,与美国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等人会面。随后,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称,蓬佩奥对香港政府拟议修订《逃犯条例》表示关注。

美国国务院官网截图

7月1日,香港立法会遭到暴力冲击,美国方面不仅不反对和谴责,反而还在道貌岸然地奢谈所谓自由权利,要求确保暴力犯罪者的“和平抗议的权利”,为暴力犯罪分子撑腰打气、摇旗呐喊。

5月16日,前CIA局长、现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加入,他和佩洛西会见由反对派李柱铭、李卓人、罗冠聪等组成的“反对引渡修例美加团”。

3月23日,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等几名反对派人士带着新一份“洋状”赴美,与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碰头。他们“投诉”香港的民主人权和“一国两制”出了问题,祈求“洋大人”插手,给中国施加压力。

7月上旬,美国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等分别会见了现代汉奸、乱港头目黎智英,讨论所谓“修订《逃犯条例》”事态发展以及“香港在‘一国两制’下的自治地位”。美政府高层在香港局势的敏感时期,“排着队会见这么一个人,别有用心,发出严重错误信号”。

李柱铭事后对记者说,他告诉美方,一旦《逃犯条例》通过,北京就可以要求香港将美国公民引渡到中国受审。而这个信息从香港反对派传到香港市民那里,又演变成了“香港人也会被送去北京受审”。

与此同时,他们还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开了会。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香港的事和“美国国家安全”有什么关系?

7月下旬,“炮灰仔”乱港暴行不断升级之际,美国反华议员卢比奥信口雌黄、颠倒黑白,歇斯底里妄称“中共利用有组织犯罪集团袭击香港示威者”。

在内外势力反复向香港市民灌输恐吓性信息的情况下,香港一些市民开始误解,以为一旦《逃犯条例》通过,每个人都会成为“逃犯”,被送到北京受审,自身安全无法保证。

据公开报道显示,在会上他们讨论了香港“停滞的民主发展”、《逃犯条例》、“新闻自由”等问题。

7月下旬,美国国会众议院外委会主席恩格尔发表“关注香港警方暴力应对和平示威报道、香港警方在处理示威中使用暴力令香港在管治和司法方面的国际声誉蒙污”等荒谬言论,继续力挺乱港势力。

6月9日,针对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香港发生了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之后情况急转。

三天后,
陈方安生与反对派议员郭荣铿、莫乃光等人又拜会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

8月6日,香港乱港势力上演一系列暴力行为后,美国会众议长佩洛西等政客不仅不与暴力违法活动划清界限、予以谴责,反而“公然支持暴力抗法分子”,为激进暴徒涂脂抹粉、撑腰打气,对极端暴力活动煽风点火、火上浇油。同时还肆意抹黑和诋毁特区政府和警队依法惩治暴力、捍卫法治的正义之举。

“港独”分子打着所谓的自由民主旗号,却行暴力犯罪之实。破坏道路交通公共设施、侮辱国旗国徽;围攻警察、警车,围攻老人孕妇和在港工作的普通人,他们俨然“组织有力、训练有素”,使用激光笔等武器,投掷不明物体。

熟悉美国政治的岛友们都知道,彭斯、佩洛西都是著名的反华鹰派政客,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则是美国政府负责国家安全、军事、外交等事务的核心机构,也是美国颠覆他国政权的“中枢大脑”。

今年8月6日,有香港市民在金钟JW万豪酒店大堂偶遇“港独”组织“香港众志”头目黄之锋、罗冠聪,疑联同港大学生会署理会长黄程锋、前外务副会长彭家浩,与一名外籍女士见面。当时黄之锋、罗冠聪穿便服,黄程锋、彭家浩则穿恤衫配西裤,犹如面试。外籍女出现时,黄程锋和彭家浩更特意整理衣服。五人在大堂一处角落地方站立,并未坐下。外籍女手中持有一些文件,她望向另一边、准备带队去该酒店内的一个房间密会更高层的人士。

而在早前的多次街头暴力示威活动里,外籍人士的身影就频频出现,甚至作为暴徒的后方指导和接应。

美国副总统彭斯接见陈方安生

图片来源/ 香港文汇报

在过去两个月里,香港反对派一直希望能乞求美国更高调干预香港问题,以不同方法企图引起美国注意,包括在美国报章刊登广告和发起白宫联署活动,最近更肆无忌惮地在公众游行中挥动美国旗帜。

5月16日,“满嘴跑火车”的前CIA局长、现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加入,他和佩洛西会见由反对派李柱铭、李卓人、罗冠聪等组成的“反对引渡修例美加团”。

这个参与密会黄之锋等人的外籍女是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的政治部主管Julie
Eadeh。《大公报》记者调查发现,Eadeh的所谓外交生涯起步于美国国务院的对外心战部门,派驻中东时曾以人权及民主为由,策划颠覆活动,也曾与美国海军陆战队协调在战争时撤侨,是一名身份神秘、行事低调的颠覆专家。

香港《文汇报》记者获悉,这种举动是反对派组织刻意安排的,目的是要通过媒体,乞求美国“支持香港”。

李柱铭事后对记者说,他告诉美方,一旦《逃犯条例》通过,北京就可以要求香港将美国公民引渡到中国受审。

Eadeh通晓英文、中文、阿拉伯文、法文和西班牙文,2002年在美国乔治城大学取得文学硕士,主修阿拉伯研究,同年经遴选获专门培养政治人才的美国总统管理奖学金,由此进入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及劳工事务局工作。该局定期发布抹黑中国内地及香港特区人权的报告,是美国重要的对外心战部门,Eadeh亦曾参与编写报告。

种种迹象表明,幕后定有一股势力给予全面系统的指导和支持。其中支持活动的资金来源,现有证据直接指向号称NGO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李柱铭与佩洛西会面

其实,美国头通过“情报人员”在香港多年秘密渗透,这只是在街角“意外”撞见的一场“任务布置会”而已。外交部驻港公署随后证实并抗议美驻港总领馆官员接触“港独”组织头目。

香港因为经济、政治、历史的原因成为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对华活动的重要平台,而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在香港的活动也成为了其整体对华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暴力

中国新闻社曾经发表重磅文章《香港“占中”十问》,其中列出铁证,点名披露乱港分子与背后的美国势力如鬼魅般如影随形:

虽然该基金会号称私人非营利组织,但其资金来源主要是通过美国国会拨款。因此,不少媒体称其为“第二中情局”。

在内外势力反复向香港市民灌输恐吓性信息的情况下,香港广大市民受到惊吓,误以为一旦《逃犯条例》通过,每个人都会成为“逃犯”被送到北京受审,自身安全无法保证。

铁证①——美国驻港总领馆官员丹•盖瑞特的身份就是间谍!美国驻港总领馆官员丹•盖瑞特公开场合说的话是“华盛顿要求继续在香港推动民间、社会力量争取民主诉求运动,尤其是推动青少年在社运扮演先锋角色”。但这个丹•盖瑞特不简单,他于2011年在香港修读博士学位,之前曾在美国不同部门从事近30年的情报工作,来港之前的职位是美国国防部部门主管,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高级间谍。

据香港《大公报》调查,充当反修例急先锋的团体“香港人权监察”自1995年开始接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拨款,多年来接受资金合共高达一千五百多万港元。

于是,6月9日香港发生了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之后情况急转而下,袭警、咬手指、占领立法会、玷污国徽、殴打路人…各种暴力事件层出不穷。

铁证②——香港中文大学有一个机构叫“香港美国中心”,它垄断了香港8所大学的通识教学教材。这个中心表面上看,是一间非盈利的大学联盟机构,但实质上美国驻港总领馆才是这家机构的真正的靠山。该中心2014年3月15日至16日,举行了两天一夜的“工作坊”,就“名正言顺”培训大学生作为“占中”骨干。“工作坊”实际上是由一些政党要人、国际学者及神秘政治人物授课,教学生如何面对大型示威抗议活动中的“谈判策略”,并为香港普选定下所谓的“不可退的底线与立场”等。

美国政府在香港骚乱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除了华盛顿公开支持示威活动,从不谴责针对警察的暴力,美驻港领馆还加紧活动,对香港局势进行直接、动态的干预。

香港暴乱发生后,各路人马纷纷出来表态。

铁证③——2014年5月8日美国助理国务卿拉塞尔访港时,就曾经单独见过反对派。

6月13日,美国国会的反华议员卢比奥、麦戈文两人出动,他们重提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台湾地区领导人、民进党原主席蔡英文通过接受记者采访、演讲、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等方式,将香港乱局及台湾、“一国两制”联系起来。

全国性统一战线官方报纸《人民政协报》2014年10月也曾刊文公开披露:香港非法“占中”事件中重要丑角之一香港壹传媒主席黎智英长期与美国“国际民主研究院”和美国中情局保持密切关系,而支持黎智英发动“占中”的一个重要人物———美国人Mark
Simon,其父更在美国中情局任职长达35年。Mark
Simon本人则曾在美国海军情报局任职,多年以美国共和党香港支部主席身份,代表黎智英向反对派政团输送“政治黑金”

该法案要求美国政府每年认证香港的“自治”状态,以决定是否维持根据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享有的特殊待遇。并且,该法案还要求美国对那些“压制香港基本自由”的中国内地或香港官员采取惩罚性措施。

蔡英文脸谱截图

在Mark
Simon安排下,黎智英在“七·一”发动香港“占中公投”前夕突然在其私人游艇上密会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保罗·沃夫维兹5个小时。沃夫维兹是美国军方对华强硬的鹰派人物,在离任副防长后仍获美国委以重任,代表美国游走亚洲,推动各国围堵中国,是美国围堵中国的大推手之一。

同日,佩洛西在华盛顿的记者会上,说了那句著名的评论:发生在香港的示威游行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蔡英文6月10日在社交媒体说:“台湾支持香港人追求自由、民主与人权。自由就像空气一样,只会在窒息时,才会察觉它的存在。”

报纸还披露:台湾实践大学副教授赖岳谦在台湾中天一档节目里说,美国驻香港的总领馆人数高达945名。曾任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局长的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李少光也向官方媒体记者证实:回归前香港是国际收集中国情报的中心,回归后,美国驻港总领事馆的编制不仅没有减少,反而由回归前的600人增加至现在的过千人,是全球美国驻外人数最多的。他相信,美国在香港的情报人员不只从事反恐工作这么简单。

其实大家都清楚,暴力行为如果发生在美国,美国警方会怎么处理?

接着她说:“因此,一国两制对台湾来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一旦接受一国两制,我们就会失去捍卫自由、民主与人权的权利。”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前雇员斯诺登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亲口证实CIA在香港设有行动基地,地点就在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内。

对于这种“双标”的言论,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直言:希望这样的“美丽风景线”在美国多一些。

6月13日,美国国会的反华议员卢比奥、麦戈文两人出动,他们重提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该法案要求美政府每年认证香港的“自治”状态,以决定是否维持根据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享有的特殊待遇。

当时藏在香港尖沙咀美丽华酒店的斯诺登是这样说的:“顺着这条路往前走,就有一个中情局据点,就在美国驻港总领馆内。”

香港局势变化之后,各方也带着自身企图,纷纷出来表态。

并且,该法案还要求美国对那些“压制香港基本自由”的中国内地或香港官员采取惩罚性措施。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经这样说过:“近期从媒体不断曝光的画面看,香港暴力游行队伍当中出现了不少美国人的面孔,甚至一度还出现了美国国旗。大家都想问,在最近香港发生的一系列事态中,美国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我想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欠世界一个交代!”

比如台湾地区领导人、民进党原主席蔡英文通过接受记者采访、演讲、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等方式,将香港乱局及台湾、“一国两制”联系起来。

同日,佩洛西在华盛顿的记者会上,说了那句著名的评论:发生在香港的示威游行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民进党当局的介入,背后的企图不难猜测,就是希望利用香港暴乱为2020年民进党助选。

反华议员们就这样玩“双标”,暴力行为发生在香港就是“美丽”,发生在美国,警察会怎么样呢?这里不用多说,我们看多了美国警察执法的视频片段。

6月26日,台媒报道,民进党主席卓荣泰当日在该党会议中作出指示,要求“相关部门研议扩大声援香港的作法”。他还吓唬台湾民众说:“如果我们不支持香港,今天的香港就将是明日的台湾。”

佩洛西在华盛顿的记者会上

7月12日,蔡英文“过境”美国,在纽约发表演讲,公开支持香港反对派“走上街头”,并称台湾跟他们站在同一阵线。

对此,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直言:希望这样的“美丽风景线”在美国多一些。

美国反华势力和台湾民进党当局等外部势力渗透行径渐渐被揭露。7月31日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直接点明:香港的事态演变……种种迹象都指向台湾和美国。

佩洛西当日装模作样地说,美国国会目的是为了保护“一国两制”,因为“我们认为中国不再执行一国两制了”。

暴力冲突持续,香港旅游业近乎陷入停顿。香港入境团旅行社协会创会会长谢淦廷8日表示,从上月底起访港的东南亚旅行团数量暴跌80%至90%,预计8月只有约400名东南亚团旅客。

佩洛西接着用十分夸张的语言说:“如果《逃犯条例》通过,中国可以对在香港的任何人伪造出任何罪名,在香港被抓的人将送到大陆审判,这包括记者,还有正在香港从商的5000名美国人。

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8日表示,示威冲突令香港经济进一步恶化,雪上加霜,已有22个国家向香港发出旅游警示。近期访港旅客及酒店入住率均出现两位数跌幅。

6月26日,台媒报道,民进党主席卓荣泰当日在该党会议中做出指示,要求“相关部门研议扩大声援香港的作法”。此话将民进党方面利用香港暴乱为2020年民进党助选的企图暴露无遗。

图谋裁定香港(Hong Kong卡塔尔国的,有激进分子发起连接3天在Hong Kong国际飞机场举办。一连串示威和冲突影响已逐步浮现。

他吓唬台湾民众说:“如果我们不支持香港,今天的香港就将是明日的台湾。”

面对乱港分子的邪恶企图和暴力行径,香港“沉默的大多数”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8日,一些香港市民在《星岛日报》等各大报纸刊登整版广告,支持警方严正执法。香港地产建设商会发表声明,对日益升级的暴力作出强烈谴责。

民进党主席卓荣泰

正如世界卫生组织前总干事、全国政协常委陈冯富珍所言,“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香港是中国的香港。中央政府,包括14亿广大的中国人民和七百多万香港人民,绝不会让‘颜色革命’在香港成功。”

7月8日,美国副总统、国务卿高调会见了香港商人黎智英,次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也会见了他。黎智英就是被称为“毒苹果”的港媒《苹果日报》老板。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压倒一切的急迫任务,各方应团结一致,共同发声,守护香港,坚定支持“一国两制”,维护国家主权。这是我们共同的心声。

美方三位高官接连会见这样一个没有一官半职的香港商人,其信号再明显不过。

综合自人民日报、央视新闻、环球时报、中新网、大公报、侠客岛、中国日报

美国副总统彭斯会见香港商人黎智英

沈丛升 陈彧

《苹果日报》对此相当骄傲,在其报道中指出美方此举“罕见”,还引述美方言论夸赞自己老板是“民主运动家”。

编辑: 陈雨昀

报道指出,黎智英“恳请他尽量以行动支持香港人,并请求美国政府发表言论支持和鼓励香港的年轻人”。

龙8客户端下载 ,7月12日,蔡英文“过境”美国,在纽约发表演讲称,全世界的自由正遭遇空前未有的威胁,这个威胁正冲击香港,香港年轻人走上街头为民主自由拼搏,台湾跟他们站在同一阵线。

蔡英文此轮“过境”美国,当然是为了“出口转内销”。于是针对岛内民众对她执政能力不足,导致台湾经济滞缓的不满,她远程喊话说:不能为了经济就牺牲民主。

她再次强调:香港此刻的情况显示“一国两制”的不可行,台湾无法接受。

蔡英文在纽约

香港暴徒听到了台湾民进党的信号,于是在7月下旬,几十名曾冲击立法会的香港暴徒逃至台湾。其中有人获台湾NGO安置,也有人正与台湾陆委会接触,希望寻求政治庇护,留在台湾。

还在国外的蔡英文听到此消息后说:“对于这些来自香港的朋友,会基于人道做适当的处理。”

台湾陆委会则把话更收回一些,说:“因政治因素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紧急危害的香港居民,会提供必要协助。”

什么意思?有台湾律师指出,这批示威者要想获得庇护,很难,因为他们无法向台湾方面证明自己冲击过立法会,因为当时每人都戴着口罩。

暴徒于7月1日攻入香港立法会

身影

美国官员不可能亲自下场指挥,策划、组织、参与的还得是小兵。这不,不管在香港记者拍摄的照片中,还是网上流传的市民街拍,都能发现大量的外国人身影。

图片引自“大公报”及网络

在7月28日非法的“上环游行”,我们明显可以看出,给“燃烧手推车”点火的是一名外国血统激进分子。

7月28日非法的“上环游行”网络直播截图

这些人是谁?他们受谁所雇?反对派港媒对此倒不想深究,索性承认了,然后再提出了一个奇特的理论,说是:外国势力没有干预香港,是香港人感召了外国势力。

反对派港媒截图

那这些“受感召的外国势力”有谁呢?现有证据直接指向号称NGO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据香港《大公报》调查,充当反修例急先锋的团体“香港人权监察”自1995年开始接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拨款,多年来接受资金合共高达一千五百多万港元。

《大公报》还发现,配合该团体于4月带头发起反修例联署信的还有“台独”组织“台湾永社”“港加联”“澳港联”及幕后策划五年前“占中”的华人民主书院等65个本地及海外组织。

65个组织?他们的活动资金都是哪里来的?

这是个问题,很大的问题。

颜色革命

对于8月6日黄之锋等“港独”分子与美国外交官的密谋,外交部驻港公署有关负责人昨日紧急约见美驻港总领馆高级官员,提出严正交涉。

公署负责人强调,强烈敦促美驻港总领馆人员恪守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恪守领事人员身份与职责,立即与各种反中乱港分子划清界限,立即停止向违法暴力分子发出错误信号,立即停止插手香港事务,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其实,在前日于深圳举行的香港局势座谈会上,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就指出:正如香港不少人士所说,修例事件已经变质,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

参加了本次座谈会的世界卫生组织前总干事、全国政协常委陈冯富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数度哽咽,但她说了一番很动情、也很有力量的话。岛叔复录于此:

香港现在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时代。我在香港出生、成长、工作,然而离港十几年再回来时,真是不认识香港。

我知道好多广大香港市民好担心、好忧心、好痛心,我呼吁各位,作为香港市民应该挺身而出,讲出你爱香港,想保卫你的家园。

香港的市民,香港的老百姓绝对有能力表达自己的意见,绝对有能力团结一致再搞好香港,不要忘记‘狮子山下’的精神。

我在世界卫生组织工作了十几年,所见到的外国‘颜色革命’没有一场有好结果,给当地民众留下的只有重担和灾害。而某些人想要搞乱香港,在香港搞‘颜色革命’,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误判。

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香港是中国的香港。中央政府,包括14亿广大的中国人民和七百多万香港人民,绝不会让‘颜色革命’在香港成功。”